Aside

2007年9月10日星期日

2007年9月10日星期日
突然觉得冬天真好,在寒冷的空气中穿着白色的羽绒服,路边的一切都已光秃秃的。

每次,冬天盼望着夏天,夏天等待着冬天,好像没有秋天和春天。每次发觉春天应该来的时候,树已经茂密,花已盛开;每次觉得秋天到来时,树已突兀,花已凋谢,草已泛黄,春与秋如此短暂,或许,并不该这么说,其实他们很长,夏天也许叫做深春,冬天可以叫做深秋吧,只是简单的更近一步罢了。

今天也只是秋天吧,怎么突然想到冬天?难道就因为看到杂志上了几张照片吗?细细地翻看记忆,并没有找到哪个冬天的记忆。只有“冷”的感觉,在期待夏天。